2017年9月8日-11日

开展倒计时

行业趋势
|  当前位置:首页 > 同期活动 > 行业趋势
司富春:加快推进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
发布时间:2017.04.20  点击量:


全国政协委员司富春

编者按:中医药两千多年前就是古丝绸之路商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沿途国家人民的健康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作为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中医药被频繁纳入中外首脑会谈议题,成为国家层面交流合作的重要领域,中医药对外交流与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和前所未有的高潮,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司富春提案建议加快推进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提案全文如下。

中医药两千多年前就是古丝绸之路商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沿途国家人民的健康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作为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中医药被频繁纳入中外首脑会谈议题,成为国家层面交流合作的重要领域,中医药对外交流与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和前所未有的高潮,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

第一,政策保障方面,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门印发了《关于推进“一带一路”卫生交流合作三年实施方案(2015-2017)》《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等一系列支持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的政策文件。

第二,中医药合作方面,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世界上183个国家和地区,与外国政府、地区组织签订了86个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第三,中医药服务贸易方面,2014 年我国中医药出口35.92亿美元,对“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中药类产品出口19.39亿美元,同比增长22.79%;2015年,我国中医药出口37.7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家和地区对中药的需求增长较快,存在巨大发展潜力。

第四,中国药教育培训与技术合作方面,目前国家已批复了47个中医药国际合作专项,涵盖“一带一路”海外中医药中心建设、中医药健康服务业国际化建设、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中医药产品国际市场标准化体系构建4个版块;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清华大学、甘肃中医药大学、河南中医药大学等多所国内高校与国外机构建立海外中医学院、中医中心。

第五,中医药医疗合作方面,中国中医科学院与德方合作在克莱恩里特斯弗建立了“欧洲中医康复中心”,上海中医药大学与德国一所疗养公司合作在法兰克福设立了“欧洲针灸中心”等。

第六,中医药文化传播和国际学术交流方面,在中医药传播的国家和地区开办各种中医健康讲座、养生讲座,“一带一路”中医药文化、医疗、科技等活动和学术交流会议。

尽管我国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已经取得了较大成绩,但我们也要看到,其中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挑战,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医疗需求、文化信仰等各不相同,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的工作机制有待完善,面向国际的中医药复合型人才队伍缺乏,外合作交流队伍的能力尚待提高,尽管中药国际贸易近年出现了良好的势头,但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医药国际教育模式有待创新发展,国际化中医药产业平台的建设发展不足等。

加快推进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的建议:

一、多渠道多层次联动推进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

第一,充分发挥各省市中医药文化资源、医疗资源、教育资源、中药产业资源优势,从支持境外合作办医、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中医药国际教育、文化传承、养生保健、举办国际会议、大型文化商贸展览等方面形成多维度的合作模式,推进跨区域合作框架的建立,建立长效对外交流合作机制。第二,充分调动海内外民间团体、企业金融、科研教学机构等多方参与,整合有效资源,尤其要发挥医药科技领域海外留学人员和归国留学人员优势,外通内联,形成良好态势,加快推进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

二、因地制宜推进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对中医药服务的需求不同,如欧洲一些国家与我国商议在其国家办医院,开展医疗合作,意大利人口老龄化加速,亟待解决老年人口的医疗保健问题,印度、尼泊尔高血脂、高血压、心脑血管病多等,我们应加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中医药服务需求的研究,根据各国不同境况出台优惠政策,从科技合作交流、人才派出、人才引进、中医药文化传播、健康养生服务等方面支持开展中医教育、医疗援助、科技合作、太极拳健康养生、中医药文化推广等活动,有效提升中医药的国际影响力。

三、创新中医药国际教育模式

第一,要加强中医药知识、技能、文化等国际推广的师资培养、培训和派出力度,通过合作或共建的模式,使国内特色中医药学科进入国外大学高等教育专业设置和学术研究中。第二,加大中医院校留学生教育的奖学金支持力度,吸引更多国外人才学中医、用中医。第三,支持中医药院校和医疗机构建立“中医学院”“中医培训中心”等教育机构,设立中医医疗、中药资源、中医文化、中医养生与康复、中医护理等专业,编著易懂、易学、易用的教材,有效利用互联网开展线上、线下同步教学,探索开展自成体系的中医药学本科或研究生境外教育,培养更多的中医药学国际交流和推广人才。

四、加强国际化中医药产业平台的建立

第一,鼓励中医药高校根据自身特色优势,利用多方资源搭建起与沿线国家进行平等交流的多元化平台,如与沿线国家合作成立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科技研发中心,开办中医药科技展览会、交流会,开放信息共享平台等,通过对中医药行业的各项标准、规范以及中医药关键科技研究进行深入探讨,促进中医药的对外传播和创新发展。第二,加强两岸四地合作交流。我国香港、澳门地区比内地具有更多的国际优势,而且随着中医药在港澳的发展,香港、澳门越来越成为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的重要节点,要加强与港、澳、台高校、科研院所等的合作交流,推动中医药与现代生命科学、生物技术、西方医学的结合研究,搭建中医药在国际领域交流与合作的新的平台。要建立起两岸四地中医药交流合作的常态化机制,大力鼓励内地中医药产业在香港、澳门设立国际中医药贸易中心、中药新药研发中心等,打造中医药产业创新发展的国际氛围和科技制高点,为中药产业创新升级发展创造更多机遇。

五、加强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人才培养

第一,结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特点和中医药的特点,着力在分析海外中医药人才形势、研究人才政策、服务人才需求、营造人才发展环境方面下功夫,扎实有效推进中医药国际人才培养,储备中医药发展的高水平人才。第二,打破固有人才培养思维限制,引进多元化国际人才。要不断完善海外高技能、高层次人才引进机制,为我省中医药发展提供人才智库。第三,设立专项中医药“一带一路”人才培育基金,加强在中医药院校实施“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扩大研究生等高层次人才公派出国比例,培养一流的高水平中医药人才。

 

分享到: 0